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www.8867com|会员注册登陆

热门关键词: 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www.8867com
你以前有遇到过特别过分的老师
分类:娱乐之家

(话说在前,如果你讨厌自述般的话语,就不用看这个了。)

“喂,你以前有遇到过特别过分的老师?” 我问室友。
“没啊,我以前也没特别叛逆,在老师面前表现的很正常,感觉老师也都还算好。”
“哦……”

难道我的中三是那么的叛逆吗?
不,决不啊。
我从小学到初二为止,一直都是语文老师担任班主任,以至于我一度以为只有主课中的主课语文老师才是班主任的唯一人选。我数学从小学就很一般,初中遇到了个很一般的数学老师,学得就更不好,幸好作文写得不算太差,语文老师拿出去投过几次稿居然也拿过大大小小的奖,所以在班级里面还算受宠爱,就算初二那年为了同学出头跟班主任狠狠地顶过嘴,老师打电话回家告状,也因为在我逼问我爸说:你相信我说的还是老师说的?而就此作罢。但是我一直相信,我的班主任是喜欢我的,所以在最后一次帮我投作文得知拿了个二等奖之后她惊讶地说:也没帮你怎么改居然也获奖了,真令人高兴。
那是初二升初三那个暑假,我和老师一起去领奖,她最后一次和我说的话。之后我就听说到了初三要换班主任,是个数学老师。
炎热的夏天里,蝉鸣很是吵闹,正如小诚去考试的那天,森田老师笨手笨脚的捉着教室屋顶上的蝉那样,我和小诚都不太讨厌自己的班主任。班主任来家里家访的时候我紧张得很,因为说老实话,我初中就几乎没怎么好好学习过,光顾着玩,就像今天有人问14岁那年你都干吗了,我干的事可以说是不好不坏,在那个年纪和时代估计好不到哪里去,追星,上网成瘾,彻夜不归等等,各种让家里人担心的事也做了不少,但在学校也算收敛。那年的期末考试考得很差,也就年级前100吧。
老师就是拿着这样的成绩单来到了我家,我爸亲自接待了她。老师刚坐定,我小心翼翼的奉上一杯茶后,她指着我的成绩单用怪异的上海话说:侬女儿这样试考不上43的!
我爸后来说,我和你一样讨厌这个女老师的说话口气!
是的,这句话敲得我和我爸两个人都脑子里嗡嗡响,我想,夏天这么容易腐烂肉的季节,脑袋中的苍蝇肯定是闻到了腐烂的味道,开始蠢蠢欲动了。
我爸倒还算开明,和老师争论了一番,说我只是最近考试成绩差了点,努力还是上得了的,于是老师轻蔑的看了看我,就走了。我想,肯定是老师觉得我和我爸居然对她的警告都是如此小看,所以她才会给我更多狠颜色看看吧。(笑)
说真的,那时候我自己被这句话逼急了,担心得不得了于是就下定决心好好学习,但好好学习这种东西不是说马上就立马做得好的,比方说暑假里看的漫画书,听得音乐播放器,习惯发短信的手机,这种习惯怎么随便就改得掉呢。于是开学第一天,天气依旧热的要命,我和同学收完英语作业交去办公室,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回到教室的时候,气氛一阵浓重。
“这是谁的课桌?”新到的班主任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她站在我的桌子旁边,而我的桌子已经从之前的地方换到了别处。
“我……我的。”我看到本来临时赛进桌子里的还来不及藏进书包里的韩露漫画,我的shuffle和手机都被摊在了桌子上。
“XXX!你的啊!你好大的胆子啊!初三开学第一天这么多跟学习无关的东西就被我翻出来!要不是我帮你搬桌子,你还准备藏到什么时候?!”
……?什么意思?
“之前的转学生不来了,我想平衡一下座位,你正好人不在,我就亲手帮你搬了桌子。”
我走过去,坐了下来,天很热,电风扇在我头顶吹着而我却感觉不到一丝风。
“……谁让你搬我桌子的?搬桌子的话我自己来就好了。”
这是我记得我唯一说的一句话,之后所有开始对我的谩骂都因为老师的嗓子过于尖而变成了耳边的嗡嗡声,嗡嗡嗡嗡,像夏天里永远也拍不死在你周围盘旋的苍蝇一般,我光想着如何停止这嗡嗡声,以至于什么诸如“你怎么那么不好好学习!”“就知道看这些漫画书!”“你这种人真是害群之马”诸如此类的话都不能让我留下一滴委屈的眼泪。
“你这书由我保管了!手机就让你爸来拿吧!”
我只感觉整个人一阵麻,担心自己的书的下落,露骨的内容被老师看到她会怎么继续嘲笑我,还有这事绝对不能被我爸知道!决不能!
“老师,我这手机什么的只是上课前忘记放进包里的了,下次你要看见我在用你再让我爸来拿吧?本来搬桌子我就可以自己来。”
老师这时候大概是被经血冲昏了头,对我又是一阵猛烈攻击,“学校里本来就不能用手机的你不知道吗?!”“我这么好心帮你换位置还帮你搬桌子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在我之后一年的印象里,能听到老师如此高亢的嗓音估计只此一回。于是就这样僵持了很久,我陪笑着说对不起,脑袋中的苍蝇东撞西撞以至于那个时候我只想笑,放声大笑。
留加这句“我脑子里有苍蝇”的台词反复了那么多遍,在小说里,在电影里,才在我记忆里唤回了同等的触觉。是啊,这么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恨意,怎么忘记得了。
我的初三就是从这样开了一个好头,又因为我数学本来就不好,而从此变成了重点攻击对象。当时和我玩得好的朋友们各个都是理科强人,以前语文老师当班主任的时候她们也没有特别被班主任青睐,和我也差不多吧。直到数学老师来,她们似乎各个都身上有了星光,总是被夸说:好聪明!聪明得不得了!
而这时候的我也因为并不那么适应应试语文,结果语文成绩也可怜巴巴的很普通,于是变得更不值一提,如果这样也就算了,但是月考一考老师就一副:啊呀,就你这样的智商和那些聪明学生玩在一起真的行吗!的语气一直挑衅我,真是要命,真是要命,现在想来真是胸口一阵疼。

哦,忘了说了,我的中学时期都是女中,和小诚和留加他们一样是单一性别校,相似点又多了一些吧。

拜数学老师所赐,我每天都一生悬命的学习着,以后发现日文里的“勉强”就是学习的意思时候,我觉得这真是形容的太恰当了。是的,我就是每天这样的勉强着自己!一到家就拿出数学作业拼命的啃,试图把以前的不努力以十倍的精力换回来,我那段时间精神真是差的不行,每次只要做不出数学题我的眼泪就刷刷的落下来,因为我知道我可能在一道题上付出的时间是我那些好朋友们的数倍,而我控制不了这异样的精神,挑灯夜战就这样一边红着眼睛一边试图做完所有的数学,有时候实在做不出打电话给同学求助的时候,居然发现她们早就做完并准备睡觉的时候,我想死的心快把我胸口烧出一个洞来。
那个时候出去补习应该是很正常的,毫不夸张地说我补习找了两个数学老师,越是绝望越是想吐越是想到数学,而我最好的两个朋友居然不需要补习,用现在的说法,就只能来一句,呵呵。

而偏在这个时候,我的思春期居然来了,我梦到了自己在浴缸里和我一个很不熟识但数学也好的不行的女同学亲热,醒来的时候我被自己吓了一跳,但我却因为这个梦有意无意的开始接近她,如果天蝎真的那么腹黑,那我估计我前十几年的腹黑都用在她身上了,她居然真的和我真真切切的亲热了起来,而这种热情是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的,这个时候的我,每晚都做着数学作业眼睛哭得红肿,给那些女生打电话;周末的时候,补两门数学,补物理,还补语文。对,我曾引以为傲的学科,那个时候的自己感觉自己真是一无所用啊,但是这样的努力多少也能换回些许补偿吧,于是期中考试后的那次月考里,我考到全班第三,年级第十四,这是我进校来的最好成绩,于是我能记到现在,我之前和我关系好的朋友们都纷纷落马。
数学老师怒气冲冲的罚全班静坐,自己在上面狠狠的骂了所有人。
可是这位老师,你忘记了有人这么努力考试上升了那么多名次么?你的眼睛那么大怎么就是看不到我呢?
我就那么精神恍惚的哭了起来,全班其他挨骂的人都没有哭,而唯独我眼泪流个不停。老师就这么看着我跑去了厕所,跑来说了句:你不就因为考好了想让我表扬你一下吗?那是因为人家都没考好啊!

是的,老师,我不聪明,我不是数学天才,我努力也不过就是第三名,我是因为别人都没考好而剩下来的人。对,你说的太对了。
关于那个女生的事情,就少说一些吧,总而言之,留加那种爱恨交错的心,我明白得不得了。而且我知道我自己被一种叫做嫉妒和绝望的深渊吸了进去,我前15年的人生一直就在和这个令人忧郁的黑洞作斗争,这次是他赢了,我在掉下去,我正在被人揉搓变成一团纸,被人用力的踩,直到变成黑色的。
所有人都奇怪我怎么和那个女生一下子好的那么怪异,只有我自己知道,下一秒我可能就想掐死她,连同我那些关系好的朋友们一起。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以至于这种矛盾的心情天天折磨得我到泪流满面。

这次之后,我期末考得很一般,于是我妈参加完家长会回来后对我表示很无奈。
脑袋里的苍蝇第一次从脑中由耳朵的耳管里“咻”的一下飞出来,我对着妈妈和那时还活着的奶奶狂吼,狂叫,大笑,唯独没有哭。如果我在地上打滚的话,是不是就和留加一样令人更生恐惧?
但是我明显看到我妈妈和我奶奶被吓得不轻,我就那么睁大着眼睛告诉她们:我疯了!我就是有病!

那之后,我妈妈居然说了一句心里话:学不好不要紧,我们也没太指望你数学有多好,真的不用太勉强。
这就是我之后高中对于数学逃避的所有借口,当然这只是后话,而那时的我,则因为这句话绝望不已,一想到连爸妈都对我的数学都放弃了,难道真的最后也要我自己放弃我自己吗?

当然,心底里最后一丝的自尊心让我坚持一边哭崩溃一边每个礼拜写长作文坚持交给补课的语文老师去改,做数学。这些就是我的全部。

第一学期这样过去,我居然没死掉,我是不是该庆幸。

那年寒假来了,如果去一样,只要一段时间不和同学接触,开学的时候我便和她们有莫名的距离感,这次尤是,开学后就是情人节,她居然给我送了一整盒摆的整整齐齐的德芙巧克力,而我这边什么都没有,我开始厌恶她身上我曾经很喜欢的橘子香味,讨厌透了,我开始疏远她,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次数学考卷我做的非常非常的差。
差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全班倒数三个人和我的分数差不多这样的程度。发考卷那天,全班都在自习,非常安静。老师按照成绩顺序一个个人叫上去评析,于是在惴惴不安了许久等过了30多人上去之后,我才被叫到了名字,老师对我说话的声音仿佛是对全班说的:哟XXX,你怎么了啊这次,考得连XX都不如啊!你看看这种题目,大家看!这种题目你都做不来啊?你真的好好学习吧?不然怎么办啊这种成绩!
脸涨得通红的我,居然对她笑了一笑,说了声“老师对不起”便拿了卷子失魂落魄的走下了讲台。
好朋友和她对我的安慰听起来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我承认我极品我承认我嫉妒心重,那谁来救救我好吗?

这一年真是把我所有阳寿积攒的福都用完了,在我还在苦海里挣扎的时候,曾经很疼爱我的太姥姥不知不觉在100岁生日之前俏而无声的走了。知道消息的时候,脑中只会想起很小的时候参加一个关系很一般亲戚的葬礼时我放声痛哭的场景,原来死亡这么近距离。那一天,是3月的天气,阳光温热的撒进窗户,我和奶奶擦拭着我的白球鞋。我求妈妈带我去看太姥姥最后一面,但是我妈硬送我去了学校,那一整天我都听不清楚老师说什么,上体育课站队的时候,眼前一黑蹲在地上又是一阵抽泣。
那段时期我找过心理老师一次,测试下来的结果让人更加失去对自己的兴趣。
不咸不淡的上课放学,模拟考成绩出来后,五十名开外,即将要填志愿书,老师拉着我出去谈话:你这样是没办法直升43的!就算中考也说不定考不好!

说实话,这时候对这种话已经很习以为然了,以至于我和我朋友说起这些的时候,他们还开着玩笑说:你那个老师要是跟你说一句:“你考不上哈佛的!”那你岂不是要上哈佛了?
玩笑归玩笑,更何况我很讨厌这样的玩笑。

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最亲的奶奶,也因为摔了一跤,逐渐发烧至神志不清,住进了医院。

想来想去,要不是最终结果是好的,如果我没有顺利进入43的直升班,那滋味,估计真的就像兔子血一样。

再后来,那年夏天,我拿着录取通知书去了奶奶住的医院,那个时候奶奶一直是昏迷的状态,我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盼望着她能苏醒过来。但是凌晨医院的一个电话,摧毁了一切。
15岁那一年,小诚这么纯洁的孩子的凋零,也带走了我两个我最喜欢的老人们。于是那之后的半年我又是持续的以泪洗面,学会了抽烟,悲伤一点都停不下来,一直朝前狂奔而去。

所以,说了那么多,你可以说我做作,可以说我软弱,都可以。
我只是以此,说明,15岁的各位,过得都很艰辛呀。
所有的角色:诚、留加、和彦、松野、森田老师、宫崎老师、新见老师、卫爸爸、夏美妈妈、小与妈妈……我们都曾是他们中的谁。

令我唯一还念念难忘的事情就在于,我这么这么讨厌我的这位老师,可是我别的好朋友,也算是被这个老师冷嘲热讽过的,和我说起她来居然是:我挺喜欢她的呀!其实她教得不错……
她教得的确不错……但我依旧对她无法去除心头的恨意!四五年后想起来那一年的共处,我依旧恨得牙痒痒,所以她们都去看她,而我每次看到她都是转身背对着她。任性怎么了?行行好吧,这是我最后的任性了。她应该觉得高兴才对,因为我还记恨她,所以我还记得她的所有事迹,不是吗?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娱乐之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你以前有遇到过特别过分的老师

上一篇:还有里面那对父母表面不同意可是看到女儿那么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